[记]《知识分子的不幸》-王小波

  1. 前言
  2. 所想

前言

这篇文章发表于1996年第二期《东方》杂志,同样收录于《沉默的大多数》一书中。

所想

文章一开头就抛出了一个问题:什么是知识分子最害怕的事?想起了高晓松在晓说中提到过这个问题,晓松肯定是看过这篇文章的。

王小波说:“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。”所谓不理智的年代,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,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,也是拉瓦斯上断头台的年代;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,也是老舍跳太平湖的年代。

王小波和他的美国老师谈论了一个问题:”有信仰比无信仰要好。“,由于王小波是经历过文革的,所以王小波一开始是抵触这种思想的,尤其是 课间祷告 让王小波想起了文革中的 早请示。但老师最终说服了他,“不管是信神,还是自珍自重,人活在世界上总得有点信念才成。就我个人而言,虽是无神论者,我也有个人操守,从不逾越。

国内的学者,只搞学术研究,不搞意识形态,这由不了自己。有朝一日它成了意识形态,你的话就是罪状。言论不自由,不理智,民族狂热,这不就是知识分子最怕的事情吗?

王小波崇拜墨子:其一,他思维缜密,其二,他敢赤裸裸地谈利害。(有了他,我也敢说自己是中华民族的赤诚分子,不怕国学家说我是全盘西化了。)

营造意识形态则是灭绝思想额丰饶。中国的人文知识分子,有种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,总觉得自己该搞出些老百姓当信仰的东西。

国学,这种东西实在厉害。最可怕之处就在于那个“国”字。顶着这个字,谁敢有不同意见?抢到了这个制高点,就可以压制一切不同意见;所以很容易落入思想流氓的手中变成一种凶器。

目前正值 “中美贸易战”,各种自媒体为了点击量、关注度。煽动民族狂热情绪,导致民众根本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,不讲道理,“盲目爱国“。

认真思索,真诚的明辨是非,有这种态度大概就可算是善良了吧。

人活在世上,自会形成信念,一种学问、一本书,假如不对我的价值观发生变化,就不值得一学,不值得一看。


转载请注明来源,欢迎对文章中的引用来源进行考证,欢迎指出任何有错误或不够清晰的表达。可以在下面评论区评论,也可以邮件至 jaytp@qq.com

文章标题:[记]《知识分子的不幸》-王小波

文章字数:670

本文作者:叶落阁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, 21:31:09

最后更新:2019-07-24, 22:40:48

原始链接:http://yelog.org/2019/06/09/misfortune-intellectual/

版权声明: "署名-非商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"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。

目录
×

喜欢就点赞,疼爱就打赏